言情小說網 > 香江1972 > 第138章 檀島粼光

第138章 檀島粼光

        剛剛睡下沒多久,張恒就被電話鈴聲吵醒,接過來一聽,沒有聲音,正想掛掉,突然福至心靈,小聲問了句:“是奧莉嗎?”

        “來酒店前面海灘。”電話掛了。

        果然是她!

        張恒騰地起身,看了下手表,馬上就零點了。

        “這么晚了,一個人跑去海灘不怕出事啊?”嘴里嘟囔著,他快速穿上一套運動服,也沒叫醒住隔壁房間的陳鎮寧,獨自一人下樓。

        穿過空空蕩蕩的大堂,從后門出去,眼前是一條鋪著夏威夷特有火山巖的小徑,掩映在椰樹中,路邊間或有路燈,但還是顯得幽暗迷離。

        快速穿過林蔭小道,伴隨著撲面而來連綿不絕的輕輕潮聲,一副無比壯美的畫面展現在他面前。

        暗月微光下,起伏不定的海面散發著淡淡粼光,如同無數只螢火蟲鋪滿黑暗的大地,它們跳動著,飛舞著,燃燒旋即湮滅,又很快在不遠處重生。

        昏暗的沙灘上,一個孤獨的背影靜靜站立,面朝著這片燃燒的星海。

        張恒輕輕踩著沙灘走過去,輕輕叫了聲:“奧莉......”

        “別出聲,好好看。”她一動沒動。

        張恒默然,與她并肩,靜靜看著,很快便忘了其他,全身心投入這宇宙的奇跡中,光明光暗,生死湮滅。

        “《hongkong  memory》,可以勞駕你再來一次嗎?”不知多久,奧莉轉過身,張恒這才發現她胸前抱著一把吉他。

        “琳寶給我翻譯過歌詞,我覺得這里很適合,檀島粼光,不是嗎?”她把吉他塞到張恒手里,“這把吉他是我媽媽送給我的,和琳寶家那把一樣,同一個人制作的,剛剛被送到酒店,我送給你了。”

        借著昏暗的月光,張恒看清了擋板上鐫刻的簽名,果然還是那個阿根廷老藝人。

        他沒有再說什么,試了下音,顯然好久沒彈了,弦有些松了,他很快調好音,站在她的面前,彈奏起來。

        “......

        自由神像在遠方迷霧,

        山長水遠未入其懷抱,

        檀島灘岸點點粼光,

        豈能及漁燈在彼邦,

        俯首低問,

        何時何方何模樣?

        回音輕傳,

        此時此處此模樣。

        何須多見復多求,

        且唱一曲歸途上。”

        她靜靜看著他,眼眸中跳動著同樣的粼光。

        一曲終了,她輕輕走上來,取過吉他輕放灘上,然后毫不猶豫地抱住他,呢喃道:

        “你知道嗎?在琳寶家,第一眼見到你彈這首歌曲,我日漸枯竭的內心再次煥發了生機,謝謝你。”

        她被海風吹得冰涼的嘴唇輕觸張恒脖子,他被刺激得打了個寒顫,慌忙道:“你知道我的年齡嗎?還有馬丁會怎么樣?”

        “我們分居幾個月了,這次回去我會立刻辦理手續,我已經通知了彼此的律師。”

        她踮起腳,雙手上移抱住他的脖子,臉抬起來,閃爍著光芒的眼眸凝視著他,微翕的唇間吐出淡淡的芬芳,聲音顫抖。

        “你不討厭我,你看我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了。”

        薄連衣裙下火熱的身軀緊靠著他,似要將火燃燒到他身上。

        “小男人,你一點都不小呢......”

        一聲如泣如訴的呢喃,點燃了壓抑許久的火苗,張恒雙手用力摟住她的纖腰,往自己身上壓來。

        “你真的才15歲?”她慌張的聲音響起。

        “你可以再叫我小男人啊!”他的聲音帶著報復的得意。

        “不,不要這么快,我好久沒有了,不要啊......”

        歡樂緊隨著痛苦,海浪低吟,光亮點點,沙灘上兩個人影交融在一起,與整個天地一起奏鳴。

        良久。

        “天啊,你可不可以讓我休息會,我喘不過氣來了。”

        “那我怎么辦,你不能這么自私!”

        “我真的受不了了,我確認你是大男人了,放過我好嗎?”她哀鳴著求饒。

        “.......那也行,剛才我給你彈了一曲,現在輪到你給我吹一曲了。”

        “不,那樣不行,我從沒有做過......啊......嗚.......”

        月亮躲進云間,海浪不解風情,仍然不知疲倦地拍打著這片數千萬年都無法占據的沙灘。

        “對不起,我真是笨,要不,你還是那樣吧,我應該能承受。”

        “算了,我們回去吧,這邊太冷,你會著涼的。”

        “可,可我走不動路了呢。”

        張恒起來,把吉他塞在她手里,在她的驚叫聲中,一把抱起她,往來路走。

        奧麗維婭很快不再驚惶,頭緊靠在他溫暖寬闊的胸膛,閉上眼聽著他有力的心跳。

        “小男人,真是沒想到......”

        還好此時已是凌晨,大堂內沒有住客走動,兩人很順利回到了她的房間。

        奧麗維婭掙脫懷抱,扶著墻壁逃進洗手間,好半天才換了睡衣出來,迎接她的是張恒灼灼的目光。

        “要不,你回去吧,明天給他們知道了不好。”她忐忑道,心跳如鼓。

        “看來你恢復了,額,不錯。”他逼近過來,大手毫不留情地扒掉她的睡衣,侵略性地打量著她的身體,然后就如大山般壓了過來。

        “不!”她掙扎著,最后終于放棄了抵抗,嘆息道,“你身上還有沙子,先去洗個澡吧。”

        ......

        差不多天色微熹,房間里才安靜下來。

        張恒靠著床頭發呆,重生以來所有的負面情緒似乎都隨著這次猛烈的發泄一掃而空,他感覺有些空虛,又感覺有新的情緒在慢慢滋生,漸漸填滿那些空虛的位置,有些怪異,但還不錯。

        女人啊,真是上天對男人最好的恩賜。

        看來這輩子注定要后宮了。

        腦海中閃過夏荻,凱瑟琳,何潔的身影,他心情很復雜。

        奧麗維婭縮在他懷抱中輕輕喘著,忽然抬起頭深深和他對視。

        “琳寶和我說過,你在香江有童養媳的,所以你不用想太多,我是不會和你走的。”

        童養媳這個單詞英文中不存在的,她說得很饒舌,張恒想笑又笑不出來,深深看著她,目光漸漸變得“兇殘”。

        “這么說,這次算是ons?”

        “那還能怎樣?”她瞥了他一眼,原本清純的臉上因為帶了紅暈,顯得份外妖嬈,不過很快又變得驚恐萬分,“別,別來了!”

        張恒壓制住蠢蠢欲動,惡狠狠道:“那拿出你的誠意來吧。”

        ......

        天光放亮,帶著簽署了“不平等條約”的巨大滿足感,張恒悄悄從打開的門縫里出去,奧麗維婭忽然叫住他,往他手里塞了一塊紅色綢布。

        這應該是從她剛剛穿過的紀梵希睡衣上剪下來的,里面赫然包著一張百元美鈔,張恒目瞪口呆:“這是?”

        “聽說你們有這個習俗,你應該是第一次吧,我的大男人!”她嫵媚地飛了他一眼,砰的關上門。

        “不會吧,琳寶連這個都告訴你了!”

        張恒氣急敗壞,卻再也敲不開這扇門了。

  http://www.73148413.com/html/116/116406/2602527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73148413.com。言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yqxs.cc
黑龙江福彩22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