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網 > 晴雯的如夢令 > 第四百七十七章 甘愿受罰

第四百七十七章 甘愿受罰

        “這里還有一些胖小豬的殘屑。”花姑娘指了指評委桌子上七零八落的餐盤,那上面,大多數的盤子里甚至都被舔干凈了,啥都沒剩下,只個別的盤子里有一些面包屑的殘余。

        花姑娘這么說的時候,既有些傲嬌,又有些遺憾。她傲嬌的是自己的水平得到了明證,不用自己再做任何言說,這杯盤干凈就說明了自己的烘焙水平不是一般地受歡迎。

        那么,遺憾的感覺呢,就是本可以請小書生品嘗一下,好結合自己剛才對動物脂肪在面皮里的應用的有關講解,來一個具體的范例演示。可惜啊,現在卻無法做到了。

        小書生似乎也有這么種遺憾,他將食指輕輕地按在了一只盤子上,拿起手指的時候,指尖上沾著一點面包屑,他伸出了舌頭舔了舔,然后又砸吧了幾下……

        這樣的舉動,要是別人這樣做,肯定一大堆吐糟的朝陽大媽會說什么現在世風日下啊,網紅也沒個網紅的模樣啊,一點尊卑禮數都不懂,一個年輕人年紀輕輕的,卻在大庭廣眾面前舔手指頭、砸吧著嘴,成何體統?!

        但是這個舉動因是小書生做出來的,大家喜愛他也就容忍了他,甚至,人們都提不起是在容忍,小書生的一顰一笑、一拈花一扛鋤頭,似乎都能得到人們的欣賞。這,也只能解釋為:現如今的市井審美文化正無緣無故地喜歡著這樣的白凈、面帶無辜的小書生類型。

        大家被這樣的審美標準給一時洗腦了。

        “你這傻舉動耽擱大家休息,是個啥?”小紅姑娘仍然是哪壺不開提哪壺的主兒,似乎,這世上,也只有她全然地看小書生不靠譜啦。

        小書生也不理小紅姑娘,他鄭重地對花姑娘說:“花姐姐你真敢用,竟然用了大麻的籽兒。”

        他這么一說,四下皆驚。

        現如今,朝廷為整頓社會風尚,一致要求杜絕黃賭毒,你花姐姐怎么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呢?但同時,你小書生不至于為了一個比賽(何況這比賽自己已經被宣布是贏家啦,雖然贏得不明不白的)這樣當眾禍害人家花姐姐的聲譽吧?

        花姐姐聽到后,沒有震驚,反而,但笑不語。

        似乎,她這是在說:解鈴還須系鈴人,小書生你既然認為是我在面包里下了風紀屬嚴禁的大麻,你就得給我說出個道道來。

        花姐姐不是真的不明白,只是她干脆就不去接小書生的這個“栽贓”的話茬兒。

        這四下里,人們也不再著急回家啦,只想把這事體看個究竟。

        小書生聞了聞自己那剛才被舔過的、空空如也的手指,然后,屏息靜氣地,似乎進入了閉關狀態一般,在思索著什么。

        過了好一會,小書生說:“花姐姐,你真的很厲害。”

        小紅姑娘忍不住了,追問:“小書生啊小書生,你這一會栽贓我姐姐,說用了什么違禁的東東,一會兒,又夸贊我姐姐厲害,你要是再這樣,我可跟你沒完。”

        人們群眾中產生了不小的心里震動,有人開始竊竊私語。大家伙倒不認為小書生真的是要整治花姐姐,如小紅姑娘所說的,但是,人們群眾那眼睛可是雪亮的,一下就看出來了,小紅姑娘這是不服裁判裁決,不承認小書生贏了這一事實,她不承認,就等于說,小書生贏得這個比賽所要達到的預期效果:重新和小紅姑娘修復婚約就要泡湯啦。

        小書生說:“花姐姐在面皮上下的功夫咱們就不用再在這里多有贅述了,那什么,有關動物脂肪的配比,那也是咱不能知曉的秘密,咱不妨只奔著關注面皮脆而不失其油嫩,酥軟又不失勁道的結果就好了。”

        大家點了點頭,都覺著小書生有風度。

        接下來,小書生不緊不慢地說:“可說到這大麻籽,不管花姐姐你承認不承認,你都是放進去啦。”

        大家一片默認,不知下一步會是怎樣個情形。總之,每當人們有所推斷的時候,小書生總能將劇情往另一個分叉上帶,故而,人們也都吸取了教訓,與其承受這一次又一次的出乎意料,不如就蒙著眼睛往前走,是啥結局就接受啥結局好了,免得小心臟一次次地被迫接受這樣那樣的唐突。

        花姐姐依舊觀音菩薩一般,但笑不語。

        其實啊,私底下,寶玉可是把自己的丫頭晴雯給恨了個牙癢癢,心說:“咱們不就是都在執行個任務嗎,你倒好,這么較真,假戲真做的,死馬活馬的你都要醫,小心被和珅把咱們給看穿了,一窩端!”

        小書生笑得一點都不含糊,也燦爛得宛似沒有任何心思在心底藏,就是一個清溪澄澈見底的樣子,這一點,人們群眾看得出來,寶玉和小寶也無奈地看了出來,誰攔著也沒有用,看來,小書生他也是心無旁騖一根筋到底了。

        對于這樣一個就事論事,就烘焙非要將烘焙談個明白的人,誰又能拿他有什么辦法?真真的沒什么辦法可言。

        小書生見場面上只有聽的主兒,沒有應對他的主兒,看來,也只有他來自顧自地說出個理兒來了。

        “花姐姐莫見怪啊,格物致知嘛,書上說了,就算是手作有手作之美,也得是除了儀式之外、時間消耗之外,還得別有一番自己親力親為的動作,不僅如此,還得有個‘親歷’,這個‘歷’啊,是親身經歷的意思。我這不是要和你一道‘親歷’一下嗎?”

        小紅姑娘大大地給了小書生一個白眼,大聲地說:“我可沒有說什么啊,我也沒有在場。”言下之意是:小書生你這撒嬌、找靠山、分享共情的舉動,你未婚婦可沒有看見啊。

        人群中發出了一片嗤笑聲。

        這回,破天荒地,大家伙開始把同情分給了小紅姑娘,而不是花心不靠譜的小書生。

        小書生對小紅姑娘的搗亂也不理睬,繼續對勞了自己的專注對象——花姑娘,說:“花姐姐,這個不難解釋,我若是解釋得不夠周到,不合乎道理,還甘愿受罰呢。”

  http://www.73148413.com/html/114/114859/2602525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73148413.com。言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yqxs.cc
黑龙江福彩22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