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網 > 曠世公子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南宮

第一百一十三章 南宮

        南宮浩天這時的意志還算清晰,他攥住雅芙的手,使她自由不得,對視著她那雙充滿憂郁與哀痛的眼眸,他勉力言道:“小姐,我已至此,不要再做無謂的犧牲了。”南宮雅芙當然不肯,掙扎的越發厲害,只聽南宮浩天又道:“小姐,你聽我說,我剩下的時間不多了,我不想在走后留下太多的遺憾。”她終于安靜了下來,“多余的話我就不說了,這么多年來感謝閣主對我們家族的厚愛,能服侍小姐也是我南宮浩天莫大的榮幸,只是我今生最大的遺憾就是沒能繼續留在這個世上好好的照顧一下那兩個孑遺的妹子。”

        對呀,當初南宮浩天一班護衛臨走時是帶著南宮落花和南宮水花的,如今眾多南宮護衛葬身在此,可是卻不見她們兩人的蹤影,莫非她們也難免于這場劫難嗎?玄天樂猛醒,陡然提起了精神,連忙問道:“她們現在在哪兒?”

        南宮浩天竭力的指了指屋內,玄天樂旋即趕了進去,尋找了一通。南宮浩天的氣息愈漸微弱,他躺在雅芙的跟前,看著她那張清秀脫俗的容貌,輕輕說道:“小姐,今生今世我無法再照顧妹子們了,希望你一定代我好好的關照她們,不要再讓她們受半點委屈。只要能看到她們開開心心、平平安安的活在這個世上,我這個做哥哥的也就心滿意足了。對于南宮閣給我的恩惠,浩天來生繼續報答!”

        他緊緊攥著她的那雙手款款放松,雅芙預知到了什么,涌出的淚水登時倍增。

        南宮浩天微微綻露出一抹笑容,沖著她輕輕地說道:“小姐,你過來一下,我有一個秘密想要告訴你。”

        雅芙瞥了身邊的筱曉一眼,他肯定是有什么話不想讓筱曉聽到。她傾下了頭,長長的頭發順著發梢鋪蓋在他的臉上,就在他生命即將終結的前一刻,他悄聲說出了埋藏在心底多年的秘密:“小姐,你的樣子真好看,其實,這么多年來我一直把你當成我最心愛的人來看待,我真的真的很……喜……歡……你……”

        伴隨著最后一個字吐出口,他體內所有的肌肉都松弛了下來,整個人軟囔囔的躺在了地上,不論叫喊聲多么凄慘傷悲,他都不會再從臨終的美夢中蘇醒,因為他已經帶著美好的寄托離開了這個人世。

        看著眼下的雅芙哭聲慘烈,筱曉背過身,悄悄的拭去一把淚水。

        “師妹!小師妹!”

        破舊的房屋內發來玄天樂的叫喊聲,筱曉精神一抖,舉步沖了進去。在小屋子廚房的一個角落里,她找到了玄天樂的影子。此時他正俯在兩個女子身邊不停的叫喚著她們的名字,這兩人無疑就是南宮落花與水花。粗略的打量一下,她倆的皮膚也明顯有些水腫,但較比南宮浩天情況要樂觀一些,只是任憑玄天樂怎樣叫喚,她們都沒有任何反應。

        筱曉一時間也手足無措,她又不懂醫術,又不會治病救人,唯獨能做的就只有默默的陪在他身邊。她跪在他的身旁,看著他心急如焚的樣子,輕聲問道:“還是沒反應嗎?”玄天樂無力的坐在了地上,看著她兩人安靜的神態,心頭的焦急都化作淚水在眼眶里來回打轉:“這可怎么辦,可怎么辦呀!她們都是靈月師傅的后代,師傅臨終前一再叮囑我要好好照顧她們,千萬不可讓她們有任何閃失,先是穎花師妹遇害,現在又是她們倆,這可叫我怎么向師傅的在天之靈交代呀!”

        筱曉一直默然,其實心里也在跟著他干著急,恍然想到了雅芙,不知怎地,在最要緊的關頭大家總是把雅芙及她的南宮明珠忘卻。盡管玄天樂不希望她使用明珠的力量,不過這件事關乎到的不僅僅是玄天樂一個人,這兩個丫頭也是南宮閣的人,況且情況不同于南宮浩天,哪怕雅芙略施援手,就可以將她們從死海邊緣救回。她站了起來,重返院內,雅芙兀自坐在地上,對著已死的南宮浩天啜泣不止。她走了過去,對著她突然間有一種壓抑的感覺,適才那股焦急的勁頭也漸漸冰冷,她深深地吸了口氣,慢慢的吐了出來,“芙兒,我知道你現在的心情很難過,但是人死不能復生,與其對著已無希望的尸體浪費時間何不做一些有意義的事呢?”雅芙的哭泣漸漸消退,抽噎的頻率也大大減低,筱曉借機又道:“屋里還有兩個傷者,她們也都是你們南宮閣的人,你不會坐視不管吧。懲惡揚善的事兒我跟小樂倒是可以,可是這治病救人,還是需要你出馬才行啊。”

        聽了她這番話,雅芙深深的出了口氣,揩去頰上的淚水,輕緩的站起了身。”

        “她們不僅是浩哥哥的妹妹,也是我的妹妹,我不會丟下她們不管的,這不只是浩哥哥的夙愿。”說著,她邁著飄柔的步伐向屋內走去。

        玄天樂仍舊癱坐在原地,唉聲嘆氣個不停,他并不是沒有想到南宮雅芙,而是他不想再讓她耗費體能,用這減短壽命的方法來換取別人的生命延續的機會。兩個師妹就昏迷在自己的面前,即使與她們相處時間不長,可就在這么短暫的時間里,那徒有其表的關系隱隱的拉攏彼此牽結在一起,使這樣的關系不再是徒有外表。可是他又能怎樣,除了坐在這里看著她們氣息漸漸微弱,魂魄飄散,還能做什么?

        “公子!”

        身后傳來那熟悉的叫聲,驀然回首,聲音的主人就站在他的身后,一雙悲涼的眼眸依稀閃著層層淚光。

        “芙兒,你……”

        “公子,落花妹妹與水花妹妹不只是你的師妹,也是我們南宮閣的人,雖然她們從小沒有在南宮閣生長,但之間的關系無法磨滅。公子,我能體會到你現在的心情,其實我跟你的心情是一樣的,至于浩哥哥……這件事不能怪你,這一切可能都是上天注定,也許浩哥哥的命運注定就是如此悲慘,但這絕對不能怪罪于你。”

        玄天樂心頭微顫,登時站起,提起了緊張的精神:“芙兒,我……”

        “公子,我知道你愛惜芙兒,不想讓芙兒受半點委屈,但現實就是這樣殘酷,我們無法看著兩條生命在我們眼前漸漸消逝,更何況是在可以挽回她們生命的情況下。”她的話打消了他心中任何的想法,或許這正如她言語中所表達的那樣罷。

        她來到了落花姐妹跟前,俯下身子,取出南宮明珠,一手用來運轉明珠的功能與力量,一手接觸她們的掌心,作為傳輸能效的入口。玄天樂就站在她的身后,看著她操使著南宮明珠為兩人療傷,心里卻猶如打翻了五味罐,滋味雜多。

        忽然,屋外遠處傳來隆隆巨響,緊接著大地開始微微震顫,眾人皆驚,南宮雅芙不敢分神,可是生怕外面出什么特別的情況,汗水頃刻間增加不少。玄天樂二人環視著四周,整間茅屋開始蠢蠢晃動起來,隨著遠處一聲轟鳴響起,房屋的木梁終于支撐不住,塌了下來。玄天樂反應極快,抽出無蹤劍,當頭一劈,將砸向雅芙等人的木頭砍成兩截。玄天樂對筱曉說道:“你留在這里保護芙兒,我出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說話就要轉身而去,筱曉立時拽住了他,神情中略含一絲吃緊:“你別走!我、我害怕!你把我們都丟在這里,萬一碰見什么意外,豈不更糟糕了!”

        玄天樂微微一忖,說的也是,就算筱曉會些武功可如果真要碰見什么妖魔怪獸,僅憑她一人之力根本無法應對,更何況雅芙正值運功治療的階段,不可被人打擾。

        “好吧!那我站在門口看看!”說完跑出門外,向遠處眺去,一探究竟。

        只見遠處水天相連,不分彼此,他正詫異著,卻突然發現,迎面襲來的是一片水瀑,水瀑足有百丈來高,甚至沒過于云,方才會使人混淆難辨。再看那高高的水瀑,前進的趨勢迅速,那隆隆聲響正是水流直擊地面所發出來的,前面幾十座房屋都已被水瀑埋沒,再看不見影子,整個村中想起驚悚的哀叫,仿佛是那些鬼尸發出的。

        “發生什么……”筱曉趕出門外,話還沒等說完便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住。“是、是洪水呀!”她一下子慌了神,手忙腳亂起來:“到底該怎么辦呀!你倒是想個辦法呀!難道我們也要像那些鬼怪一樣被洪水淹沒浸泡嗎?”

        玄天樂心里微微一涼,面容莊重平淡:“洪水沖到了家門口,還有什么辦法可以逃避?”

        說時遲,那時快,本來尚遠的水瀑轉眼逼到近前,落地的水流好似堅石一樣,發出轟轟巨響,一陣陣強大的冷風流襲身而來。筱曉突然間變得膽怯至極,悄然躲在了他的身后,看著眼前這驚駭的氣勢,渾身不禁打顫。

        寒冷的氣流沖進身體,反倒使他更加冷靜了下來,他心中忽然生出一個死馬只能當活馬醫的想法,自身擁有神力,加之無蹤神劍的力量,也許會有那么萬分之一的可能性抵擋住水瀑的襲擊。他真的把自己和無蹤劍的實力想的極其偉大了,不過這并非不是一個辦法,哪怕算是臨死前的一個掙扎,或許也會扭轉趨勢!

        對著高入云端的水瀑,玄天樂目光一定,展開雙臂,配合手腕、手指的扭動,按照頭腦中那莫名奇怪的劍式畫出一個太極,隨即右掌猛出,大喝一聲。原本無形的太極圖案也隨著他這一下出力顯出形狀,無蹤劍拔鞘而出,刺入太極圖之內,直向眼前的龐然水瀑射去。在偌大的水瀑面前,無蹤劍就宛若是大海之中的一根針,微渺的不能再微渺了。玄天樂二人盯著無蹤劍的軌跡,心里不住的忐忑,各自暗暗祈禱。

  http://www.73148413.com/html/107/107683/2602525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73148413.com。言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yqxs.cc
黑龙江福彩22选5